火狐官网-

《环球时报》社论:苹果日报破产了,而不是香港的新闻自由。

火狐官网-

《环球时报》社论:苹果日报破产了,而不是香港的新闻自由。

香港《苹果日报》周四最后一期报纸出版后正式停刊。英国外交部长拉布、欧盟发言人和一些美国成员周三指责中国“压制新闻自由”,并就这一事件攻击香港的国家安全法。这种老式的进攻已经很枯燥了,很难带来节奏感。香港的事件证实了中国人的一句俗话:“青山不可复盖”。毕竟,它们是东流的,《香港日报》两年前就在中国回归后成立,逐渐成为舆论基础,动员和抵制香港根据基本法的精神运作,推动香港对华政策与美国、英国等国家的联系。

它极大地突破了媒体的信息功能,自我建构了政治对抗的角色,并在香港日益激烈的政治动荡中称为风雨交加。任何西方国家都不会允许这样的舆论动员中心冲击宪政体制,真正形成反主流和粉丝力量的媒体也难逃极端事物的命运。特朗普的账户被twitter永久关闭,特朗普的支持者后来聚集在被连根拔起的应用程序Parler上。必须说,特朗普的账号和帕勒对美国宪法的挑战远小于《苹果日报》对香港宪法的挑战。前者是一种背离,后者则是公然对抗。

特朗普的“沉默”反映了美国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真正容忍反体制的异见。在欧洲国家,人们看不到有影响力的媒体以《苹果日报》的方式煽动对抗国家宪法。2011年骚乱发生后,政府部门加快了对互联网的控制,《苹果日报》所扮演的角色也与西方所倡导的新闻自由发生了严重冲突。它不再是一种“政治立场的媒体”,而是一种极端的反政治的媒体形式。它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。今年1月6日,一批特朗普支持者冲击美国国会,以对抗和暴力反对美国宪法的手段震惊整个西方。

试想一下,如果一家美国媒体因为美国镇压骚乱而呼吁外国政府制裁美国,而它每次都这样做,形成一座毁灭性的舆论山,结果会怎样?新闻自由本身是一件好事,但欧美地区的新闻自由必须符合其国家利益和公共安全,但它要求《苹果日报》有自由破坏香港和中国国家利益的自由。他们为这两种新闻自由注入了不同的价值观,因此当他们高喊《苹果日报》的“新闻自由”时,他们正在改变自己的方式,玷污了全球媒体人对这一理念的信仰。我们呼吁那些同情《苹果日报》的人睁开眼睛,跳出西方势力的迷宫,理解真正的普遍原则,即与宪法保持一致是新闻自由的基石。

香港没有什么可以与宪法对抗作为起点。它是虚幻的,注定无法界定与宪法和基本法对抗的挑衅性。《苹果日报》之死就是对这一规则的明确宣示。西方对《苹果日报》收官的干预是软弱的,这种干预的道德力量已经耗尽,这实际上是价值体系虚伪的表现。西方的问题越来越多。他们在内部处理这些问题时,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,要求所谓的“普世价值”高于一切。这种困惑终究会越来越多,他们虚伪的道德面孔也会布满漏洞。。